会员中心 [ ]

历代诗人咏羊流

  • 编辑:游客
  • [2015年05月11日]
  • 关注率:988人阅读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唐·孟浩然句)、“羊公碑前,落多少行人的泪”(现代·余光中《鬼雨》中句)——晋代名臣羊祜的亮节高风,自古及今,引起世人的无比崇拜与礼赞。数百年间,无数诗人学者创作了大量的咏怀羊祜故里——新泰羊流的诗作,其中不乏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诗人们从不同的角度讴歌他的功业,赞美他的德行,颂扬他的事迹,以表达对这位杰出历史人物的敬仰之情。这些诗歌不仅是历代文人尊崇羊祜的真实记录,也是羊祜故里在新泰的史证之一。下分数类,对羊流诗作一简介。
统一祖国的历史伟绩:羊祜一生事功,首在他促成晋灭东吴、一统禹甸的历史伟业。他的坚定意志和雄才伟略,不仅使晋武帝为之感慨流涕,也使后世诗人钦慕不已,发之歌咏。其中写得最为出色的,当推清代孙尔准的《羊流店谒羊叔子祠》:
典午基初启,江东鼎未迁。
元戎谁制阃?名德重筹边。
儒雅纶巾并,风流缓带便。
卧戈秋帐静,开阁晓铃悬。
在昔鸿沟划,于今鄂渚前。
素书开策略,赤壁积风烟。
列阵储胥接,横江步舰连。
攻心先不战,折臂且高眠。
决胜知千里,奇谋出万全。
壶尊通馈赠,药里佐飞笺。
输绢偿温麦,从禽羽鲁畋。
誓无烦折箭,信早罢弯弦。
暇日宾僚集,清游岘首巅。
江山悲代谢,啸咏俨神仙。
堕泪犹今日,沉碑自往年。
成功黄石在,遗德翠岩镌。
此地留芳躅,钟灵说大贤。
隆中寻旧宅,渭水问遗筌。
玉帐怀神检,金环记夙缘。
承尘蛛网挂,斗栱鼠牙穿。
报赛凭巫觋,春秋阙豆笾。
停车初晋谒,拾级肃精虔。
青山勒铭在,丹诚让表传。
沂流近堪溯,当世仰颜渊。
长诗一开头,便将读者带到千年前晋吴相争隔江对峙的历史场景,并由此引出了主人公羊祜的从容登场。诗人用“儒雅纶巾并”四句,对羊祜形象作了简洁而生动的勾画,使其沉雄刚毅而又儒雅潇洒的名将风采宛在读者眼前,然后笔锋一转,引入两国争锋的广阔场景。羊祜镇守的荆襄,犹如畴昔之鸿沟与赤壁,正临近一场决定未来命运的大决战,而主将羊祜更面临异常严峻的抉择。长诗至此,不欲再描摹晋吴鏖战的激烈场面,而专写羊祜以仁胜敌的心战场景:他以德信对敌,赠敌将以良药,偿吴民之粮谷,赢得吴国兵民的悦服,可以说雄兵未动而胜负先判。至此,羊祜大军事家的风神毕现,而诗人犹以未足,复浓笔重彩,描绘了羊公文采风流的一面。最后借“江山悲代谢”之慨问,从历史再拉回现实,抒写了斯人虽逝,而芳躅长留、遗爱不泯的殷殷吊古之情。全诗二百四十言,而起承转合,法度谨严,犹如一篇羊祜评传,将这位名臣风范展示无遗。其容量之大,涉及之广,实为羊流诗中之翘楚。
忠信待人的至诚君子:羊祜忠信以自期,至诚以待人,不但使襄阳士民感其仁德,即敌国将士亦服其威信。他以仁义来绥怀远近,从不靠诈谲克敌致胜。正如昔人所论:“谲”能致胜于一时,而“道”则可以泽被于百世。这也正是羊叔子博得千秋崇敬的原因之一。清初休宁诗人程瑞祊、程世绳父子的羊流诗,都是围绕羊祜这一忠信至诚品格特征而展开的。
程瑞祊《过羊太傅故里》诗云:
雨过疏林日易昏,晋时门巷几家存?
风流幕府传佳话,遗爱襄阳堕泪痕。
逆旅轩车频吊古,野田鸡犬自成村。
当年陆抗知君好,轶事犹堪对客论。
疏林暮雨中,诗人凭吊了羊公故里,虽然晋时门巷已成野田孤村,但昔人的幕府风流和襄阳遗爱犹为乡人所津津乐道,而当年羊陆交好的故事更是脍炙人口。诗中的陆抗,乃是东吴名将,曾任荆州牧,率军抵御羊祜。两人虽为敌手,却相互倾慕。陆抗赠羊祜酒,祜饮之不疑;后抗病,祜觅药赠之,吴军皆劝抗勿服用,陆抗说:“岂有鸩人羊叔子邪!”服之果然病愈。这种名将气度与风采,在世界战史上,除了古西方的亚历山大与大流士两君王外,几无人可与匹敌。故程瑞祊诗以“陆抗知君好”作结,抒发了对羊祜诚信美德的万分钦仰。
程世绳《羊叔子故里》诗,也写到这一佳话:
不伐平吴绩,谁知折臂公?
碑流人堕泪,药馈敌能同。
古屋斜阳外,荒坟浅草中。
客行频吊古,裘带仰余风。
正如清初思想家王夫之所说:“三代以下,用兵以道,而从容以收大功者,岂唯羊叔子乎?”羊祜至诚至信的高贵品质。不但征服了当时吴国上下,也征服了后世,从咏羊流诗中,不难看出这一点。
缓带轻裘的晋人风度:魏晋名士以其超群脱俗的风仪而闻名于时,羊祜出身文采风流的文学世家(孔融、蔡邕之外孙),亦深受时代风气之影响。史载羊祜“在军常轻裘缓带,身不披甲,铃阁之下,侍卫不过十数人”。他啸咏岘山,感慨宇宙,皆显现出一种“晋人的美”(宗白华先生语)。不过羊 祜的晋人风度,却不同于当时玄学名士的越名任心与狂荡不羁,而是体现了一个军事家从容自信的洒脱心态和探寻宇宙永恒价值的宏远追求,更具有积极健康的色彩。羊祜这一轩昂气宇,大为后人所倾倒,“一襟缓带足平吴”(江逵达《谒羊太傅祠》),“裘带钦吴会,风流轶汉贤”(颜怀宪《谒羊太傅祠》),“襄阳太守古通儒,带缓裘轻意绝殊” (牟愿相《羊里》),这些诗句,都于此点刻意描画,裘与带,几成羊公的“专利”。围绕这一点,写得较好的,还有厉鹗《羊流店拜羊太傅祠》:
茅屋疏林杂晚炊,羊公祠下独来迟。
探环已失前生树,堕泪犹存故里碑。
盛德在人如昨日,清谈误世讵同时。
雍容裘带瞻遗像,深愧无才进些辞。
从厉鹗的诗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清代羊公祠的羊祜形象,正是“雍容裘带”,乡人在塑造羊氏形象时的这一选取,确实深得先德之神采。
功成不居的达人逸士:“功成身不居,谈笑返初庐”,这是中国士人追求的最高人生理想,但数千年来能造达这一境界者实属寥寥,而羊祜便是一位功成不居的达人逸士。他先让开府,再辞郡侯,一再显示了其淡泊明志的高洁情怀。在他《与从弟琇书》中,更吐露了功成后欲返归故里的内心世界:“(祜)年已朽老,既定边事,当角巾东路,还归乡里,于坟墓侧为容棺之墟。”胡德琳、言朝标两诗便极写羊祜功成不居之美:
胡德琳《拜羊太傅祠用壁间韵》
新甫徂徕纵复横,凿余犹自见佳城。
传家九世惟清德,折臂三公本间生。
才似中郎能遇主,量如北海更知兵。
让侯诏许彰高美,一体君臣渭水情。
言朝标《羊流驿访羊太傅宅》:
昔看岘首山亭记,今读羊流驿路碑。
落日飞鸦寻故里,春风下马拜荒祠。
功名到此真无愧,魂魄归来定有知。
一片孤忠留让表,笑他学步庾元规。
两诗末句分别述写羊祜辞让开府及南城侯之事。史载:先是晋武帝封祜为开府仪同三司,羊祜上表,推让不受;复进封祜为南城侯,祜历辞不获,及卒,遗令不以侯敛。武帝因下诏曰:“祜固让历年,志不可夺,身殁让存,遗操益厉,……听复本封,以彰高美。”胡、言之诗咏及此事,不胜感佩。
追思堕泪的甘棠遗爱:史载羊祜“率营兵出镇南夏,开设庠序,绥怀远近,甚得江汉之心”,及其卒,荆人为之罢市。咏羊流诗中,不少都对羊公甘棠遗爱一唱三叹,不胜依依。

新闻热线:QQ 408751002
关键字: 历代诗人咏羊流
责任编辑:游客


全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热度

时间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