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

羊门的那些女性们

  • 编辑:游客
  • [2015年05月07日]
  • 关注率:1535人阅读

《羊门的那些女性们》

——文/雨亦冷  转载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34b95c0102ehk0.html

,历史长河里那曾经盛开的朵朵鲜花。

古人云:“国有国史,家有家乘,邑有邑志。”盛世修志是中国历代的传统。

女人是男人的一半,女人亦是“志”不可缺少的组成成分。三从四德也好,三纲五常也罢,男人的世界里始终有女人陪伴,这是不争的事实。男人是高山,是江河,女人是花朵,是浪花。恒久的姿态,恒久的距离,女人是男人的另一半。在“志”中,人们对男人的关注却远远大于女人。古或者今,人们的目光大多集中在男人的功绩上,却很少关注女性的存在。现在就让我们一起走近羊氏家族,走近羊门中的女性,看看她们与羊氏家族的渊源。

1,<文明王皇后>

父亲王肃,母亲是羊家女子。

  [晋] 文明皇后,王氏,讳元姬,东海郯人也。父肃,魏中领军、兰陵侯。后年八岁,诵《诗》《论》,尤善丧服。苟有文义,目所一见,必贯于心。年九岁,遇母疾,扶侍不舍左右,衣不解带者久之。每先意候指,动中所适,由是父母令摄家事,每尽其理。祖郎甚爱异之,曰:“兴吾家者,必此女也,惜不为男矣!”年十二,郎薨。后哀戚哭泣,发于自然,其父益加敬异。既笄,归于文帝,生武帝及辽东悼王定国、齐献王攸、城阳哀王兆、广汉殇王广德、京兆公主。后事舅姑尽妇道,谦冲接下,嫔御有序。及居父丧,身不胜衣,言与泪俱。时钟会以才能见任,后每言于帝曰:“会见利忘义,好为事端,宠过必乱,不可大任。”会后果反。

  武帝受禅,尊为皇太后,宫曰崇化。初置宫卿,重选其职,以太常诸葛绪为卫尉,太仆刘原为太仆,宗正曹楷为少府。后虽处尊位,不忘素业,躬执纺绩,器服无文,御浣濯之衣,食不参味。而敦睦九族,垂心万物,言必典礼,浸润不行。

  帝以后母羊氏未崇谥号,泰始三年下诏曰:“昔汉文追崇灵文之号,武、宣有平原、博平之封,咸所以奉尊尊之敬,广亲亲之恩也。故卫将军、兰陵景侯夫人羊氏,含章体顺,仁德醇备,内承世胄,出嫔大国,三从之行,率礼无违。仍遭不造,频丧统嗣,抚育众胤,克成家道。母仪之教,光于邦族,诞启圣明,祚流万国,而早世殂陨,不遇休宠。皇太后孝思蒸蒸,永慕罔极。朕感存遗训,追远伤怀。其封夫人为县君,依德纪谥,主者详如旧典”于是使使持节、谒者何融追谥为平阳靖君。

  四年,后崩,时年五十二,合葬崇阳陵。

王元姬(217——268),晋武帝司马炎亲生母亲。山东郯县人(今山东郯城人)。父王肃,官至魏国中领军,爵兰陵侯。公元265年被尊为皇太后,谥号“文明皇后”。

王元姬生于书香门第,祖父王朗、父王肃是三国时期著名的经学家。魏中领军,兰陵侯。八岁的时候,可背诵《诗》、《论》。九岁时遇到母亲生病,她终日服侍左右,衣不解带。祖父王朗非常喜欢她,并且说道:“兴我家,必定是元姬。可惜她不是个男儿。”在她十二岁时,王朗去世。王元姬非常悲伤,此后,对于父亲王肃更加孝敬。十五岁时,嫁给了司马懿的儿子司马昭,婚后育有武帝司马炎,辽东悼王定国、齐献王攸、城阳哀王赵、广汉殇王广德、京兆公主。王元姬看人独到。当时钟会以才能见任,王元姬每每对司马昭说:“钟会见利忘义,好为事端,过于尊崇他必生大乱,此人不可委以重任。”钟会后来果然造反。

司马昭去世后,司马炎继为相国、晋王。同年十二月,他迫使曹奂禅让,改国号为晋。尊母亲为皇太后,住崇化宫。

司马炎建国初期,提倡节俭,王太后以太后之尊,身体力行,为宫中后妃做出榜样。她的房间没有一件豪华的摆设,吃饭从不超出三个菜,穿的是洗了又洗的旧衣服。她还在宫中带头纺线织布。在其精心治理下,后妃相处和睦。

泰始四年(268年)王太后去世,与司马昭合葬在重阳陵。

不仅如此,泰始三年,晋武帝司马炎以王元姬其母羊氏“含章体顺,仁德醇备,内承世胄,出嫔大国,三从之行,率礼无违”为由,感佩元姬之母的母仪之教,下诏封王皇后元姬之母羊氏为县君,依德纪谥。县君,这一称号始于西汉,指以县名为封号的君。当时汉武帝封同母异父的姐姐为君,封号是修成,称修成君,修成是当时的县名,是谓县君。后来,县君就成了中国古代宗女、命妇的位号,相当于一县的尊者。正是外祖母家的良德善教,养育出了司马炎母亲王元姬,晋武帝司马炎对其外祖母家尊崇、感恩幷封赐。羊氏德泽渊源流披,也同样惠及了司马一族。换句话说,晋武帝司马炎的血脉里,同样有羊氏家族的德行传承。

2,<辛宪英>

辛宪英(191~269年),西晋豫州颍川阳翟(今河南禹州)人,辛宪英的一生见证了整个动荡的三国时代。父亲辛毗,弟弟辛敞,丈夫羊耽。子女,羊琇、羊姬,侄子羊祜,外孙夏侯湛,外孙女夏侯光姬。

父亲辛毗,侍中,爵封颍乡侯;弟弟辛敞,为河内太守,官至卫尉;丈夫羊耽,官太常,为太傅羊祜之叔父;儿子羊琇封甘露亭侯,累迁中护军,加散骑常侍;女儿羊姬,亦一代经学大家。外孙夏侯湛,西晋文学家,和潘岳(潘安)是好朋友,二人均神逸貌美,时人号为“连璧”。在宋词里,“檀郎”指美男子,潘安被称为“檀郎”的次数最多,由此我们可以想象与之“连璧”的夏侯湛,亦是“檀郎”。外孙女夏侯光姬,晋元帝司马睿生母。辛宪英的丈夫家羊氏一门,即所谓簪缨世家、门阀巨族,在历史上无论是政治舞台,还是诗书薪传,都是人才辈出、显赫无比。


“魏侍中辛毗之女、辛敞之姊。聪朗有才鉴。初,魏文帝得立为太子,抱毗项谓之曰:“辛君知我喜不?”毗以告宪英,宪英叹曰:“太子,代君主宗庙社稷者也。代君不可以不戚,主国不可以不惧,宜戚而喜,何以能久!魏其不昌乎!”弟敞为大将军曹爽参军,宣帝将诛爽,因其从魏帝出而闭城门,爽司马鲁芝率府兵斩关赴爽,呼敞同去。敞惧,问宪英,宪英劝敞尽职,敞遂出。宣帝果诛爽。其后钟会为镇西将军伐蜀,及会将行,请其子琇为参军,会有反志,宪英谓琇在职思其所司,在义思其所立。会至蜀果反,琇竟以全归。羊祜尝送锦被,宪英嫌其华,反而覆之,其明鉴俭约如此。泰始五年卒,年七十九。”“宪英聪明有才鉴”、“从容阴礼,婉娩柔则。载循六行,爰昭四德。操洁风霜,誉流邦国。彤管贻训,清芬靡忒。”(《晋书.列女传》)

历史上,辛宪英素以智著称,旧时曾有人将辛宪英的智、曹娥的孝、木兰的贞、曹令女的节、苏若兰的才和孟姜的烈并称,皆谓之出类拔萃。最早记载辛宪英的典籍,是裴松之《三国志》,在辛毗传下引夏侯湛的纪略。此后的《晋书·列女传》、《资治通鉴》都源于这一记述,主要转述了足以表现辛宪英智慧的三件事。

 二一七年,曹操终于决定立曹丕为世子,丕知道消息后,得意忘形地抱住辛毗的脖子,喊到:“辛君,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兴奋?” 辛毗回来后告诉宪英,宪英叹息说:“世子的责任是,代君主主持宗庙、管理国家。代替君主,不可以不忧虑责任重大;管理国家,不可以不担心治理困难。应该胸怀忧戚、谨慎小心的时候,却反而大喜若狂,这样如何能长久?魏国国运恐怕不能兴隆了!”

  二四九年,司马懿趁曹芳、曹爽出城在外,发动政变,军政官鲁芝知道消息后,准备冲出城去报信,招呼时为参军的辛敞一起行动。辛敞惊惧,急找姐姐辛宪英商量说:“天子在外,司马懿紧闭城门,传言对国家不利,会不会如此?”宪英答道:“我的推测是,司马懿此举,不过是为了诛杀曹爽!” 辛敞问:“会不会成功?”“不可能不成功!曹爽绝非司马懿的对手。”敞又说:“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出城?”“怎么可以不去?尽忠职守,是人之大义。一个普通的陌生人有难,尚且要伸出援手;而何况你身为人家的臣属?不过,普通部属只要尽该尽的责任就行了,而亲信就可能要献出生命,你应该看大家怎么做,从众就得了。”辛敞于是出奔城外。等到政变结束,司马懿认为辛敞义举、且各为其主,并没有加害辛敞。辛敞感叹说:“我要是不跟姐姐商量,可能就大义有亏了。”

事实证明,辛宪英是对的。曹魏的最终命运,仅凭曹丕的一个动作和一句话,她就预见到了。这种大智大贤,足以与历史上的圣贤相媲美。尽人臣之责,行救危之举,还不失忠君之义的妙策,也只有姐姐辛宪英想得出。

  二五0年,钟会伐蜀,辛宪英之前就曾对侄子羊祜谈论过此人:“钟会做事大胆放肆,不是处于人臣的长久之道,我怕他会有二心。” 当钟会要请宪英的儿子羊琇当参军时,宪英不禁发愁:“以前,我是为国担心(钟会);今天,则要为降临家门的危难忧戚了。” 羊琇向司马昭坚决请辞,司马昭不允许。宪英就对儿子羊琇说:“去吧,但要提高警觉。一个君子,入则致孝於亲,出则致节於国,在职思其所司,在义思其所立,不要令父母为他忧虑。军旅之间,可以通行无阻救你一命的,只有仁恕!”其子羊琇找她商量,她让羊琇尽职尽责、仁恕为怀。羊琇谨记母言,后来果然得以全身而归,朝廷因琇曾劝阻钟会谋反,嘉封关内侯。

儿子羊琇跟随大胆妄为的钟会,却保有自己的仁恕仁德,关键时候,于不忠不义的乱局中抽身而出,保全性命不说,亦保全了名节。如果没有母亲辛宪英的“远见”,羊琇就没有“嘉封关内侯”的完美收场。

钟鼎之家,却节俭过于常人。侄子羊祜送一条锦被以表孝心,辛宪英却“嫌其华,反而覆之,”其明鉴俭约如此,“俭以养德”的同时,也培育了不同一般的智慧。

对于她的家人而言,她无疑是贤惠的辅翼。

作为一个女性,她不参与;而作为一个智者,她看的比谁都清楚。

  辛毗、辛敞、羊琇,乃何等人物?但当他们遇到大事,都去找辛宪英商量,可见辛宪英的智力识鉴确实为人所推崇信赖,可算是家族智囊。一个妇女,齐家育儿、表范门风的同时,对天下大势洞察秋毫,每言必中,这的确让人惊叹。象“军旅之间可以济者,其惟仁恕乎!”早成千古名言。女儿身,却有郭嘉、周郎、庞统的名士风流,天生的素质、后天的智慧外,也与其生活的家族背景有很大的关系。

罗贯中对辛宪英亦有高度的评价:“为臣食禄当思报,事主临危合尽忠。辛氏宪英曾劝弟,故令千载颂高风。”

做别人的臣子吃国家的俸禄应当思考如何报恩,当国家的君主遇到危险时应该体现出自己的忠诚。辛宪英曾经劝服她的弟弟去救君主,所以也令她自己能够名留千古,令后世人为其歌功颂德。

   3,<羊徽瑜>

羊徽瑜,羊祜的亲姐姐,上党太守羊衜与东汉大书法家蔡邑之女蔡贞姬的女儿。父亲羊衜为官清正,臣囊无存。母亲蔡贞姬在救治羊发与羊承的选择上,首先全力救治羊承,并且不离左右。因家庭拮据,亲儿子羊发无钱医治,身亡。羊承是羊祜的前母所生,母亲做出这样的选择,其义可照日月,母亲的举动对羊祜及其姐姐羊徽瑜的影响,也是深远的。家大业大,兄弟姊妹又多,母亲每日为家为儿女操劳,父亲在羊祜十二岁时离世,一家人的重担就落到了母亲身上。姐姐羊徽瑜要与母亲分忧,与弟弟一起去庠校读书,陪伴弟弟解文识字,给弟弟讲故事,无形中就成了姐姐羊徽瑜的一份责任。后来只是因为羊徽瑜是皇后,羊祜为避嫌,才渐渐疏离了姐姐羊徽瑜。姐姐羊徽瑜想念弟弟羊祜,就时常回忆少时姐弟俩的往事。羊祜也时常的想念姐姐,当年曹爽欲征僻羊祜做其幕僚,是姐姐杨徽瑜审时度势,让羊祜谢绝了征僻,羊祜得以远祸全身。姐姐杨徽瑜就是弟弟羊祜的主心骨。故乡羊流的一带河水,两行柳堤,羊祜落水,姐姐“救救兆儿”的急切呼喊声,历历幕幕,犹有在耳。所以,姐弟感情笃深。

羊祜“文为辞宗,行为世表”;羊徽瑜雍容敦雅,纯朴淑良,既有高贵心智,又有大义之举。泰始五年,为支持羊祜屯垦储粮,羊徽瑜为荆州筹集了一亿钱;泰始八年,荆州署衙归还这笔巨金时,羊徽瑜只收了九千万钱,一千万本钱及利息两千万,全部捐给荆州扶老济困项目。这对于一个身居皇家高位的女人来说,实属不易。《羊祜大将军》第十五页,晋武帝司马炎在与羊祜拉家常时说:“自两汉以来,有多少皇后太后妃嫔才人,谁似羊太后,身在皇家,德容言功,仍然民家本色……”第四十二页:“羊祜四十九岁生日,她(羊徽瑜)知道羊祜不会回京城,特地一改平日简朴的居家便装,穿了丝质窄身雨青色的裤褶衫,到羊府看望慰问弟媳妇。西晋所谓“裤褶衫”上衣下裤,有点像后世流行一时的连衣裙。羊徽瑜为显稳重,裤褶衫外套了葱绿云纹夹衣坎肩,腰系一条西域进贡的黑色羊皮软带。整个打扮既有雍容华贵的意思,又有中年老太后的持重。……姣好的面容保持很好的身材,经过羊徽瑜一番刻意的打扮,使羊徽瑜看上去像个三十二三岁的盛年佳丽。”在丫头荷香眼里,羊祜夫人夏侯氏与羊徽瑜太后都是“开的正妙的杏花”;在晋武帝的眼里,夏侯氏与羊徽瑜太后“艳若杏花,清澈明净,洁白如玉,色泽撩人”。“看到羊徽瑜太后与夏侯氏如此容颜,晋武帝竟然有些走神……”这一系列描写说明,“景献皇后”羊徽瑜不仅貌美,而且质醇。其实这一点也正是羊门女性的一个共同特点。德迹世表的高门书香大户,不出惊世的娇俏佳人,才不正常。

旧《新泰县志》称羊徽瑜为“贤后”,《晋书》上称羊徽瑜“聪敏有才行”。

羊徽瑜于咸宁四年即司马师死后19年65岁时去世。


4,<夏侯氏>

羊祜的夫人。

夏侯氏的父亲夏侯霸是亲曹爽派,司马懿战胜了曹爽。夏侯霸逃往蜀避难,在夏侯家大势已去众叛亲离时,羊祜于夏侯氏及其家人仍然不离不弃呵护有加,这对于夏后氏来说是幸运的。

在丫头荷香眼里,羊祜夫人夏侯氏与羊徽瑜太后都是“开的正妙的杏花”;在晋武帝的眼里,夏侯氏与羊徽瑜太后“艳若杏花,清澈明净,洁白如玉,色泽撩人”。这说明夏侯氏作为望族之后,还是很有姿容的。夏侯氏没有让羊祜失望,夏侯氏把大家闺秀的架子放下,缝补浆洗,勤劳持家外,于关键时候,成为羊祜的“参谋与知己”。端庄清丽与低调智慧兼有,也是羊氏家风垂远、德信泽世的有力维护者与传承者。

5,<羊昱琪>

羊祜的女儿,丈夫鲁山县令吕炤。咸宁四年十一月(278年),羊昱琪三十二岁,“雍容闲雅”是其品貌特征。羊昱琪是羊祜唯一的掌上明珠。四岁时,就能背诵班昭的《女诫》;五岁,随父临池涂鸦。每每羊祜习文练字,羊昱琪都在一旁小茶几上,抄写《女诫》。及至婚嫁,羊祜也是严格要求羊昱琪:侍奉公婆,和睦邻里,相夫教子。此外,羊昱琪还有一个不成文的重要任务:监督丈夫吕炤为官是否清廉,是否恪尽职守,是否顺应民意民心。羊祜的遗书中:“羊氏祖训,财富为草,清俭为宝。万世不易者,清廉传家遗风也。”“不会背诵躬行吾《诫子书》的羊氏子孙,不配参与吾丧葬祭礼也。”父亲临终前,羊昱琪背诵《诫子书》,直到羊祜咽下最后一口气。“恭为德首,慎为行基。”“无口许人以財,无传不经之谈,无听毁誉之语。”……羊昱琪在这样的家教下长大,秉持家风,克尽妇道,“娴雅”之外,诸多女人的角色外,羊昱琪更是羊祜大将军的好女儿。

6,<羊祉夫人、 羊烈夫人、羊深夫人、孙夫人碑(羊君之妻)>

羊烈夫人墓志方形,边长59厘米,正面文字剥蚀不清,盖背后镌有附记,隶书17行。志石隶书18行,满行18字。出土新泰沟西村。

在泰山石刻中,反映较多的是羊氏家族的历史。泰山羊氏兴于东汉,五百年而连绵不衰,成为魏晋“当朝一流门第”。近三十年来,在新泰境内,先后出土了《羊祉夫妇墓志》、《羊深夫人墓志》、《羊烈夫妇墓志》等羊氏人物墓志五种。羊祉、羊深、羊烈属羊祜从弟羊琇(羊衜、辛宪英之子)一系。士族阶级为了把持统治权力,便通过联姻手段,结为门阀。这种政治联姻,在新出土诸羊墓志上有反映。从志石上看出,羊氏与清河崔氏世为姻娅。羊规之、羊祉、羊灵宝、羊灵珍、羊深皆婚于崔门。这便印证了史家“重婚习俗是影响北朝士族婚姻关系建立的重要因素之一”之说。其他与之缔姻的士族,还有魏郡申氏、安定皇甫氏、天水赵氏、荥阳郑氏、洛阳长孙氏、敦煌李氏、博陵崔氏、赵郡李氏、巨鹿魏氏、彭城刘氏、顿丘李氏、北海王氏等十数家。士族联姻作为巩固门阀制度的一条纽带,在墓志资料上得到了充分反映和特别有力的证明。羊烈“以玄学知名”,“注佛道二经七十余卷”。羊祉、羊烈均为北朝著名人物。

《孙夫人碑》,全称《晋任城太守夫人孙氏之碑》,乾隆五十八年(1793)由钱塘学者江凤彝发现于新泰新甫山下,一时轰动金石学界。

《孙夫人碑》高2.5米,宽0.97米,厚0.2米;此碑立于西晋泰始八年(272),主要记载了任城太守羊君之妻孙夫人贤良忠孝之美德。

史料只给了四位夫人这些记载,虽然没有姓名,但作为羊家男人的夫人,而且能够立碑,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四位夫人的贤良忠孝。石碑无情,历史有情,文字是最好的记录,古往今来所有继承羊氏德迹著述的人,都值得羊家人尊重幷纪念。

7,<羊银光>

羊家女子, 在徂徕山出土过她的文物。

8,<竺道馨>

“竺道馨,本姓羊,泰山人也。志性专谨与物无忤。沙弥时常为众使口恒诵经。及年二十诵法华维摩等经。具戒后研求理味蔬食苦节。弥老弥至。住洛阳东寺。雅能清谈尤善小品。贵在理通不事辞辩。一州道学所共师宗。比丘尼讲经馨其始也。”【《比丘尼传》卷第一】

还在小时候做沙弥尼时,道馨就开始了口诵佛经、为众执役的生涯。十三岁受三百多条具足戒后,在素食苦节的修行生活里,更是进一步研求经书理味,老而弥笃,精勤不懈。

平时,道馨为人志性专谨,禀性和顺,雅能清淡,尤善小品。研求佛经,重在通其理趣,不斤斤在辞辩上下功夫。当时,她居住在洛阳城的东寺里面,整个城里的比丘尼,都争着向她学习佛经,推为一时宗师。

我国古代尼寻修行,一心清苦,并不重视诵经。从道馨开始,每天念诵《法华经》、《维摩诘经》不辍,才正式开了比丘尼诵经的先声,此后代代相传,直到如今。

在我国南北朝佛教史上,竺道馨因为开尼姑诵经的先声而被载入史册。

9,<羊献容>

家世:

西晋永康元年,即公元300年11月,“姿容秀美,有倾城之色”的羊献容,成为了晋惠帝司马衷的第二任皇后。清代所传《美女百态画谱》有羊献容一幅画像,画中羊献容窈窕姣好,也说明了羊献容貌美。

羊献容的祖父羊瑾与羊祜是亲叔伯兄弟,羊献容是羊瑾的孙女,是羊祜大将军的侄孙女。羊献容的父亲羊玄之,官至尚书右仆射,开府仪同三司。晋武帝的生母,即文明王皇后,亦是羊家的外孙女。羊祜的姐姐羊徽瑜是晋武帝的婶母。现在羊献容又被立为皇后。按当时的婚姻门阀制度,羊家一直是皇家及其他显赫家族联姻的对象,这说明羊家一直受皇权青睐,位高权重,处于社会上层。

背景:

公元290年4月,55岁的晋武帝司马炎病逝于含章殿。武帝想让自己的叔叔,汝南王司马亮辅佐新帝。不等司马亮到洛阳,白痴太子司马衷,在舅舅杨俊及姨母的支持下,登上了皇帝宝座,史称晋惠帝。权欲熏心的贾南风痛恨外戚杨家执掌重权,先利用汝南王司马亮等宗室力量,杀害杨俊及其杨皇后,然后又借楚王司马玮之手杀害了司马亮与几个主要大臣,又接着拉拢赵王司马伦除掉楚王司马玮,掌握了大权。

公元299年,贾南风在金庸城,把太子灌醉幷骗他抄下“谋反书”,设计毒杀了太子司马遹。

赵王司马伦及其亲信看穿了贾后的阴狠与司马衷的愚昧,寻机夺权。于是赵王司马伦联合梁王肜、齐王冏起兵攻入皇宫,同样在金庸城内,囚禁幷毒杀了贾后,族灭贾氏一族,司马伦自任宰相。八王之乱进入白热化。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羊献容被推上了司马衷第二任皇后的位置,成为了外祖父孙秀、孙旗及其司马伦任意摆布的棋子。

羊献容嫁给司马衷,本就是赵王司马伦和她家族的刻意安排,是这些人用来掌控朝政的工具。赵王司马伦的亲信孙秀的同族孙旗是羊献容的外姥爷。羊献容的舅父孙弼及堂舅孙髦、孙辅、孙琰四人都投靠了赵王司马伦。羊献容被立为皇后,是赵王司马伦及其亲信扩张自己势力的结果。公元291年,贾南风一手开创了“八王之乱”,到公元306年司马衷去世司马炽晋怀帝继位,长达十六年的“八王之乱”,羊献容被夺权派时废时立,受尽屈辱。

第一次废立。304年2月,成都王司马颖掌权后,将羊皇后废为庶人,安置在金庸城(晋惠帝取名为“永昌宫”)!。同年7月,左卫将军陈眕联合东海王司马越讨伐司马颖,迎立羊献容复位。

第二次废立。同年8月,河间王司马颙大将张方攻占洛阳后,又废掉羊皇后。305年4月,洛阳“留台”荀藩、刘暾等复后位。

第三次废立。305年4月,张方又废后。同年11月,立节将军周权假装接到檄令,自称平西将军,复后位。

第四次废立。305年11月,洛阳令禾乔攻杀周权,同时废去羊皇后尊号。306年6月,司马越将晋惠帝迎回洛阳,羊皇后又得以复位。

羊献容四废四立,四次进金庸城(晋惠帝取名为“永昌宫”)!

从304年2月到306年6月,两年零四个月的时间,羊献容在“金庸城”呆了二十五个月,即两年零一个月。期间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拥有“自由”。在“金庸城”的日子,安全没有保障,人格极度受辱,昼夜提心吊胆,生命不能自保,更遑论作为皇后应有的“尊严”。谁之罪?此时此刻也许羊献容更想过上家常百姓生活,而不是终日在权力摇摆之间,被废来废去。只是居皇后尊位的羊献容已经身不由己。

在八王之乱中,每一派都想把废立皇后,当做展示实力的资本,羊献容受尽折磨,还差点送掉性命。河间王司马颙曾矫诏:“以后屡为奸人所立赐后死。”,多亏司隶校尉刘暾与尚书仆射荀藩出面死谏,羊皇后才得以侥幸躲过一劫。

公元311年10月,刘曜、王弥攻破洛阳,掳怀帝及惠羊皇后北去,羊献容沦为囚虏。318年10月,刘曜称帝赤壁,封羊献容为嫡妻正妃。随后迁都长安,平阳以西归石勒所有。319年4月,改国号为赵,立羊献容为皇后。

匈奴王刘曜视羊献容为珍宝:“羊氏有殊宠,颇与政事”(《晋书》)。不光是情感上的爱恋,还让她参与决策国家大事,羊献容所表现得机谋与军事觉悟,每每让刘曜佩服。其宠爱程度可想而知。有一次,刘曜曾经这样问羊献容:“吾何如司马家儿”?我和司马衷比怎么样啊?羊献容答:“陛下开基之圣主,彼亡国之暗夫,何可幷言”!“妾于尔时,实不欲生;自奉巾栉已来,始知天下自有丈夫耳”!(《晋书》)怎么能放在一块比呢?陛下是开国的圣君,他是亡国的懦夫;跟着他在晋国,我生不如死,哪里想到有今天。我生长在深闺,了解的男人只有司马衷一人,还以为世上的男人都像他那样,自从嫁给了你,我才知道世上真有大丈夫”!一个是英雄,一个是白痴。一个对她宠爱有加,一个连妻儿都不能自保,哪个更有吸引力?

321年,羊献容病逝。羊献容的早逝,令刘曜非常痛心,他亲自为她选墓地,以倾国之力造显平陵。此陵“下锢三泉,上崇百尺,积石为山,增土为阜”。谥号“献文皇后”。

10,<临海公主>

羊献容与晋惠帝司马衷育有一女,初封清河公主。永嘉之乱洛阳城破,十岁左右的公主流落民间,被人贩卖到了吴地,沦为富人钱温家小姐的丫鬟。后被东晋晋元帝司马睿救出,受封为临海公主,成人后嫁给谯国人曹统,安稳度过余生。

二,朝花夕拾只为以古鉴今泽达后人。

将长卷轻轻合拢,合不拢的却是羊氏家族、羊门女人留给我们的深刻启示。

男人汇成了历史画卷的主色调,作为万山丛中的艳丽花朵,女人只不过是男人世界中温馨的点缀。于此,画面才不至于太单调,生活才不至于太无趣。

古代的女人在三从四德的框范下,大多没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力。“三从四德”是为适应父权制家庭稳定、维护父权—夫权家庭(族)利益需要,根据“内外有别”、“男尊女卑”的原则,由儒家礼教对妇女的一生在道德、行为、修养方面的规范要求。三从是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孟子也强调:“以顺为本”,亦即指三从四德。历史上,“三从四德”自有其消极的一面,但事物都是辩证的,有消极的一面,也必然有其积极的推动作用。

曾国藩强调:“教子婴孩,教妇初来”。教育孩子要从婴孩抓起,规矩媳妇要从刚嫁进门开始。“新妇始至吾家,教以勤俭;纺织以事缝纫,下厨以邑酒食,此二者妇职之最要者也;孝敬以奉长上,温和以待同辈,此二者妇道之最要者也”。进的家门就要学会全部的规矩,最根本的就是要勤快节俭。此外,妇职一项中还要精通女红,纺织、刺绣、下厨样样拿得起。四德——德,美好的品德;言,言辞安定善解人意;容,端庄大方;功,勤俭持家相夫教子。羊家女人几乎都是三从四德的典范。

从没有自主权的角度来说,古代的女人是不幸的;从羊家男人几近完美的人格魅力(以羊祜为代表)上来说,羊门中的媳妇又都是幸运的。自古人才以德才兼备为最高标准。即使敌对双方也讲究“德服为上,才服为中,力服为下”。《孙子兵法》“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之上者也”,最高妙的战争即是和平过渡,这即指策略方面的谋划,更指德信方面的悦服。姜子牙“崇贤而尚功”,“贤”即德才兼备在第一位,“立功”在第二位。曹魏军师王朗(即文明王皇后的祖父)说:“天数有变,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此自然之理也。”时事变化,不变的是朝廷大权终归有德之人。《左传》亦有记载:“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中华文化把立德、立功、立言称“三不朽”,是无上价值,是伟大追求,“立德”在第一位。我国历史上有名的“禅让”制,即是德才兼备取胜的典范例子。所谓“禅让”就是把权力转让给与血缘毫不相干的外人。尧之所以“禅让”权力给外人舜,即是因为舜特别善良又绝不迂腐,而且非常有能力,是个“贤人”,是“肖”的典型。所谓“肖”即指品德好能力强的人。反之,无德无才谓之“不肖”。

可见“德”,在古往今来的历史现实中,其至高无上的地位,谁都无法撼动。而“仁”是道德的最高原则,“仁”统率着“忠、恕、孝、悌、宽、恭、信、敏、惠、智、勇、刚、毅”等诸多道德规范。羊门男人雄心壮志,功勋卓著,更可贵的是祖辈始终把立德放在第一位,而且仁心醇厚。不仅仁德一流,而且风度翩翩。无论是朝纲大局,还是山野清趣,大处能够运筹帷幄,小处能够生动和合。这样的“三不朽”品质,对于羊门媳妇来说是极富吸引力的。

一个在朝堂之上看轻看淡威权的人,在家庭中,也绝对不可能把威权强加给自己的夫人或女儿。即是说在那个女人毫无自主权的时代,作为羊门女性享受着相对的平等与尊重,所以羊门中的女人们是幸运的。

羊门中的女性或睿智,或典雅,或美貌,或贤淑,她们甘于寂寞,敦实守拙,克成家道,和睦九族。虽遭际不同,经历各异,可她们本质中都有含章体顺、垂心万物的善良天性。羊氏家族的醇厚德泽,还能感化人心纯净人格。《晋书》《羊祜传》:“(羊祜)至今海内渴伫,群俊望风。涉其门者,贪腐反廉,懦夫立志……”“涉其门者,贪腐反廉,懦夫立志”这是何等的人格魅力。可见,家风垂远,泽被的不仅仅是族内后裔,还沐浴着其他家族的广大人群。康德说:“道德理性有永恒价值”,永恒即是指时间上的,更是指空间上的。时间上源远流长,空间上中外无疆,“德”之价值正在于此。

可庆幸的是,羊门中的女性在人格上,保持了与羊门男人的高度一致。如果说,羊氏九世两千石高官厚禄而不衰的盛誉,是由羊门男人用根根顶梁柱撑起,那么羊门中的女性,就是随时随地进行修补缺漏美化居室的粉饰画意,不可缺少。她们忠实守护着一方家园,勤俭持家,尊卑有别,长幼有序,恪尽妇道,以不遗余力的虔诚,呵护幷传承着羊氏清德与美名!

历史可能无关乎她们的命运起伏,后人却不能忽略她们的存在。她们亦是羊氏家族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作为健康积极的因子一代代修补着或点缀着羊氏家族的高门馨德。

参考书目:

《中国通史》

《晋书》

《列女传》

《羊祜大将军》



新闻热线:QQ 408751002
关键字: 羊门的那些女性们
责任编辑:游客


全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热度

时间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_^